北息sa

没有逻辑的废话博

碎片

临时起意,逻辑混乱,意识流,安莉洁个人


是神明拒绝了我吗?

我看不清自己的内心了。

神明赐予他的子民以命运,受到神的指引,我能探寻到人们心中的细碎低语,能感知到人们背后的喜怒无常,我当然也能看清自己。

我知道自己要走的路是什么样的,它平坦又狭隘,布满了或深或浅的光影,亮暗交织,光影斑驳。它的尽头理应是我要探寻的答案。

可现在我看不清自己的内心了。

但它应该是很难受的吧,因为它总是被一层又一层的雾气缠绕——被绞住的感受是很不好的。

它也不再向我开口了,或者说,我听不见——或是听不懂——它说的话了。

它应该是开始沉默了,虽然它以前也不爱说话,但它确实是开始沉默了。它是在想些什么吗?就像我一样。我也常常沉默,以前是发呆,但现在我的脑海里出现了别的什么。

是什么呢?我也说不上来,里面有着像太阳一样温暖的笑容,有着粘上猩红的玻璃碎片,也会有柔亮冷然的银色发丝,还有......有些甜腻的、泛着亮色的粉色棒棒糖。

那些是什么呢?我也不知道,大概是被神明安放在角落的碎片吧。

但碎片太多了,它一点点地填充在我的生命里,尖利棱角刺痛了我的心脏,划破了我的血管。

我的内心是在为此沉默吗?它是在为此枯萎吗?

或许我应该理一理这些碎片,将它们一个挨一个好好地安放,或者将它们拼成一面布满裂痕的圆盘。

但我又觉得不应该挪动它们,神明的决策总是不容置喙的。他们理应如此。这是宿命。

那条路我也看不清了。

那些藏在路边的身影是什么?是原来就有的吗?

层层的薄雾让我觉得自己离我要探寻的答案越来越遥远了。

我受到您的指引来到了这里。我也确信,我的答案就在这里。可我看不清了。就像行走在雾林中的盲徒。

我有时候也会试图和我的内心对话,但似乎徒劳。但我大概知道了它不开心。或者说,它非常难过。我试图为它做些什么,但我无法与它对话,于是徒劳。

我有时候觉得它在看我,透过层层薄雾,从缝隙里将目光投放在我的身上。它在研究我。它可能也想对我说些什么。但我听不见,或者听不懂。

我周围似乎也没有人可以为我解答疑惑。我走了太久太久,我也很久没有看见除我以外的鲜活生命了。

这又让我注意起那些碎片,所幸它们没有被我的血液污染。我注视它们,对他们微笑,试图去拥抱,然后我的心脏就会一阵刺痛。

我偶尔摆弄枝条和虫蚁,它们以前会告诉我沿途的风景,而我倾听。但现在它们不会回应我了,好似被谁抽走了灵魂。


就像那些碎片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