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息sa

没有逻辑的废话博

2018/2/2

《夏洛的网》中对于夏天的结束用了蟋蟀唱“夏天在死亡”来表达。我觉得这是种说新奇也不算,但十分有趣的方式。

蟋蟀的歌声——特别是在子供向的童话故事里——总是充满美好音符的,就像是知了一样。但书中这一形容倒给了我一种在看暗黑童话——或者别的阴暗的什么——的感觉。

或许这种反差就是我觉得有趣的原因吧。

——夏天结束了。

——夏天在死亡。

结束就意味着死亡吗?

生命结束了,但思想可以存留——曲解也算是存留的一种方式吧。

但它们并不是一种东西。生命的结束也就是死亡了。

那死亡可以说是结束吗?

感觉并不一样啊,就像是现实生活中有很多因为某些原因自杀的人,他们的死亡带来的也并不一定是这个“因”的完结,相反,还可能会让它延续。

——那如果他们死亡的原因只是因为畏惧生存本身呢?

那他们的死亡也并不能抹消“生存”这个大问题啊。

——可他们结束了自己的“生存”。

又感觉不能这么说。

生存与否并不是这么容易定义的。生存本身就是复杂的,它不能简单地以死亡来结束。


啊,所以我纠结了半天也没纠结个所以然来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