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息sa

没有逻辑的废话博

我想写点什么,或者画些什么。

我脑子里有很多东西,它们争吵着,撕咬着,恨不得把彼此拆吞入腹,而后自己能够一举手便触碰到天灵盖,却受限于我而无法脱出。

嘈杂,混乱,束缚,愤怒,渴望着厮杀与救赎。

它们在畸形的环境里成就了畸形的彼此。

可我的脑子里又似乎没有什么东西,只有一片无垠的,兀自平静又暗里翻涌的死潭。它借着身处的黑暗藏起了自己身上间或冒起的腐绿水泡。

它是个猎手,躲在黑暗里看着一切可能成为猎物的东西,抓住它,碾碎它,不顾一切地吞噬它。

我猜想它可能偶尔会把自己也给熔掉。因为它本该平坦的身躯早已坑坑洼洼,暗绿色的肉疙瘩几近暴露。这大概会影响他的视力,让它分不清友敌。毕竟它太过滚烫,而周围又总是一片漆黑。

但认真看一看,又似乎看不见那潭东西了。只剩下一片无垠的黑暗。没有半点光亮,无法探索也无法脱出。

那片黑暗里可能有一双眼睛——也可能它自己就是眼睛——在看我,一如我在看着它。

可它似乎又不是活的。窒息,死亡,压抑的沉寂。空洞的一切似乎才是它的本源。因此它的贪婪,漠然,狭隘和死寂都变得合情合理——它本就不是“存在”的什么。

评论